快捷搜索:

太平天国最悲情的英雄:人头做酒杯,饮尽雠仇血!

大盗亦有道,诗书所不屑。

黄金若粪土,肝胆硬如铁。

策马渡悬崖,弯弓射胡月。

人头做酒杯,饮尽雠仇血。

————作者 石达开

太平天国虽然灭亡,但是掩盖不了石达开的光辉。

石达开很早就参加了太平军起义。在起义领袖中,他态度开明,又通晓兵书,很快成为和太平军中军事才干居首的帅才。1855年他在西征中打败过曾国藩的湘军,一时名扬全国。尽管从政治上看,石达开封建化的体现也不比洪秀全逊色多少。比方占领南京后他的翼王府大兴土木,设有六部并广置嫔妃,俨然如小朝廷。天京之乱中他全家被屠,后来居无定所转战万里,到大渡河兵败时身边又有五个妻妾。但他仍不失为一个英豪,尽管是失败的英豪。

在和平天国军民中石达开的威信很高,关键是因他讲义气,受了委屈有时还能委曲求全。在洪、杨矛盾中他居于中心不参加,家人被北王韦昌辉杀光后,他回天京主政后不报复韦的家属并阻止牵连滥杀,被合朝称为“义王”。后来石达开受洪秀全猜忌,只是率部出走,仍回绝清朝咸丰皇帝的亲身下令招降,持续打着和平天国的旗帜转战了六年。

1863年5月,石达开率军3万从云南入川西,却因不了解大渡河一带险峻的地舆条件,又未处理好与彝族头人的联系,冒失地进军到安顺场邻近的紫打地。因遇洪水无法渡过,以重金向土司买路不成,夹在险关和激流中进退无路,粮尽后杀马而食,继之吃桑叶草根。当石部饥疲已极时,入川湘军领袖骆秉章指挥的汉夷兵联合发起攻击,和平军除饿亡外,一时坠崖落水死者上万,只剩下7000余人。清军为防陷入绝境的石部拼命而造成本身较大丢失,便挂起“投诚免死”的旗子相诱,并派官员来指天立誓许以不死。尽管部下坚决对立,石达开却令三军放下兵器以求生,自个于6月13日赴清营当了俘虏。

石达开被押到成都后,见到总督骆秉章只拱手作揖而不跪,盘腿坐在蒲团上。骆问:“你来屈服吗?”石答:“我来乞死,兼为将士请命”。尽管清军不守信用屠杀了放下兵器的和平军,他这一行动还长期被人称为“舍命而全三军”的义举。

石达开兵败的情形既惨痛又严酷。他让一个爱妾携一子逃跑(途中也被截杀),令其他妻妾和另外二子投河自尽,自带一个5岁的儿子赴清营。从此举看,他自称赴死时仍心存一线幸运,不然带视为根苗的儿子干什么?有人说是“诈降”,并有当事者称石达开就俘后很懊悔。不论如何,向自个斥为“清妖”的敌人放下兵器,而且被凌迟,老是惨了点。

兵败大渡河之事虽带有偶然性,石达开孤军远征万里的流寇做法在近代却注定行不通。最初他在鄂皖赣捷报频传,一旦脱离根据地在南方八省游动,六年间就没打过像样的胜仗。他拉出的和平军最精锐部队在荒山野谷中越拖越疲惫,兵员兵器得不到有用弥补,流亡离散日众,即便当时大渡河不涨水可以通行,终究仍难免覆灭的结局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