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红色传承 杨群:在铁人身边实习让他铭记一生

原标题:他是首批参加石油大会战的知识分子,给儿子起名与油田息息相关

在铁人身边实习让他铭记一生

马来西亚归侨,北京石油学院毕业,第一批参加大庆石油会战并在铁人身边工作过的知识分子……这些碎片化却带有些许传奇色彩的线索,让记者敲开了杨群老爷子的家门。

虽离家60余年,但他仍然乡音未改,好在杨老耳聪目明,为人随和,不与小辈计较,这场采访才在不断的辨识与重复中,解读着广东普通话传递给记者的震撼。

接受采访时的杨群。

有颗赤诚中国心

60多年前,在马来西亚的一个杂货铺里,一个年轻人在仔细地读着爱国华侨陈嘉庚主办的《南侨日报》,新中国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建设的喜人消息,时时让他心潮澎湃、心驰神往。一个念头涌上脑海:回到祖国去,完成学业,参加到社会主义建设的洪流之中。

这位有志向的年轻人,就是这篇文章的主人公——杨群。

上个世纪50年代,杨老辞别亲人,回到祖国。通过几年学习,在报大学志愿时,他毅然选择了国家最需要的石油专业,以优异成绩考入了北京石油学院。

问到他当初的选择,杨老说:“新中国成立初期,中国缺油啊,经济建设甚至国防建设上,没有油是件很可怕的事儿。朱德总司令就曾对康世恩老部长说过,‘没有石油,飞机、坦克、大炮不如一根打狗棍啊!’这话深深刺痛着我强烈的报国之心,祖国的需要,就是我人生的目标。正是这个目标,让我选择了石油,也让石油成就了我。”

七条单裤当棉裤

1959年年末,东北一个叫高台子的地方喜喷工业油流。临近毕业的杨老,义无反顾地和同学们一道踏上了北去的列车。

到了萨尔图火车站,眼前的场景,让他既兴奋又发抖。兴奋的是,从春暖花开的北京,一下子到了天寒地冻的萨尔图,这位纯纯的南方人第一次见到了雪,漫漫荒原,茫茫雪野,就像童话中描述的那么美。发抖的是,零下40℃的低温,让这个只穿了条小毛裤的年轻人抑制不住地发抖。

人不是铁打的,每天要在井场工作,有时还吃不饱,冷风像刀子,透过单薄的衣裤,把身上割得生疼。那时候,会战职工还没有棉衣可发,为了抵御寒冷,杨老把自己所有的裤子都套在身上,最多的时候有七条。

杨老笑着说:“那时候讲革命加拼命的精神,大家都一个心思要拿下大油田,苦点、累点、冷点,没有人说怪话,也没有人提要求,大家就是一个目标——‘干’。晚上挑灯到十一二点,没有星期天、节假日,为了实现中国原油自给,我们那代人不计得失,不讲条件,不谈报酬,热火朝天的干劲,现在想起来还是那么兴奋。”

井场边上种块地

后来,大庆成立了缝补厂,杨老他们冬天才有了杠杠服。他说:“到那会儿,我们才感觉穿上棉衣棉裤是那么暖和,冬天套裤子的事儿,才算下了‘岗’。”

大小伙子,穿得不暖还可以克服,可天天干着重体力活儿,还吃不饱饭,就特别难熬了。

石油大会战正处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,粮食紧缺,每人每天是五两保三餐。

杨老说:“那时候是什么办法都想,肚子饿得受不了,我们就去掏野兔子洞,把兔子吃剩的胡萝卜挖出来吃。为了补充粮食的不足,我们还在井场附近开荒种些黄豆、土豆、地瓜。那时候,黄豆可是个好东西,做豆浆、豆腐,连豆腐渣也是美味。”

“直到后来,会战职工的家属们来到油田,组织起来大规模开荒种地,井场边上的‘小开荒’才慢慢消失了。”

在铁人身边工作过

“我刚到油田那会儿,没有实践经验,为了尽快熟悉业务,会战指挥部的彭佐猷总工程师一纸介绍信,把我送到了铁人身边,当上了1205钻井队的实习员。铁人严谨、较真儿、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,给我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。”杨老说。

杨老回忆到1205钻井队时,第一口井已准备开钻了。虽然他没赶上人拉肩扛把钻机从火车站运到井场的壮举,但他经历了用脸盆取水开钻的整个过程。

为了按时开钻,铁人带领队里的干部、职工,不等不靠,用脸盆、暖壶甚至铝盔等工具破冰取水,再由人们“流水线式”地一盆一盆传到井场的泥浆池。从早晨到黄昏,硬生生地把50多吨水端进了泥浆池,保证了萨55井提前开钻。作为这一史实的亲历者,杨老说:“那就是一个工人阶级创造的奇迹!”

儿子起名有出处

杨老的儿子,叫杨垒。说起这个名字,与大庆有一定的关联。

杨老说,这个“垒”,是干打垒的“垒”。

杨老讲,石油会战那个年代,9月份,就常有西伯利亚寒流来袭,这给职工的生产和生活都带来了严重的威胁。面对这种情况,会战领导机关果断决定,不管西伯利亚寒流多么凶猛,不管冬天何等寒冷,会战队伍一定要像解放军一样坚守阵地,在油田上一支队伍也不许撤走,钻井一刻也不能停,输油管一寸也不能冻,人一个也不能冻伤。

为了达到这一目标,各级干部分工负责,总结当地老乡盖干打垒的经验,在保证油田生产的同时,抽调人员,自己动手,大盖干打垒,建设工农村。那时候,不管是办公室、幼儿园、卫生所、商店、职工住房,啥啥都是干打垒。

当时来大庆参观学习的人,看到干打垒,都很有感触地说:“看到干打垒,就像看到了当年延安的窑洞;来到了大庆,就像回到了革命战争年代的延安。”所以,干打垒精神成为了大庆艰苦创业的“六个传家宝”之一,非常有意义。

杨老说:“作为在大庆出生的孩子,取这个“垒”字,既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传承,更是一种对那个时代不能忘却的纪念。”

当我们的访谈进入尾声时,杨老说:“我的夫人把我们来大庆石油会战总结了三个‘对了’。叫‘学石油学对了,来大庆来对了,干钻井干对了’。我们虽然把自己的青春,都奉献给了大庆,但我们自豪,我们没有虚度年华,为石油奋斗的一生值得回味。”

红色传承

从父辈的身上学会做人

虽然,我爸妈这代人,没有过多地把他们石油会战中的故事讲给我们听,但从家庭潜移默化的教育中,我们也能感受到他们身上散发出的那种精神。

在那样一个艰难的年代,当年的他们年纪轻轻,就扛起了为国分忧的重担,为国家多产原油出力,为国家经济建设增光,不计个人得失,甘于奉献青春和热血,为我们树立了很好的榜样。

作为新时代的年轻人,作为大庆精神、铁人精神的传承者,我们要做好本职工作,像自己的父辈那样,低调认真严谨地做人做事,在每一个普通岗位中发光发热,传递正能量,传承老传统,敢于成为大庆故事中的主人公。杨垒

文/摄 大庆晚报记者 伏虎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